请稍候...
公示公告

·您的位置:学术研究

花靥镇的千年讲述

发布者:lepingjuncai查看全部>>        发布时间:2020/3/15 14:20:36        浏览次数: 98 次

image001.gif 

 

image003.jpg

乐安河源头——婺源东北五龙山

 

乐平建县始于东汉光和元年(178年),邑城最初是在银城(今德兴市九都镇体泉村)。之后,在1800余年斗转星移中,二迁洎口(今乐平市名口镇戴村),又三迁长乐(今众埠镇铜山港口村)。唐中和年间,四迁花靥镇,也就是现在的乐平市洎阳街道办事处,便再也没有挪“窝”了 。

 

image005.jpg

德兴市九都镇体泉村——余庆民摄于2015年7月

 

花靥镇,这是唐人给取的一个很美的名称,意思是貌似一位面颊上带有一对小酒窝的美丽女子。乾隆《乐平县志·城池》说:中和间,县治自乐安旧城迁今治,故无城。但立四门,东曰洎阳,西曰襦袴,南曰利涉,北曰景丰。以今天地名来比照,大致是东临观音阁,西止太平桥,南至迎宾路,北近菖蒲塘。在此约一平方公里的四周是洼地的突兀丘地上,大寺上是最制高点,沿中轴直线南下,衙前岭是二级台地,南门外是三级洼地,再下是四级乐安河水平面。农耕时代的人们很注重环境感应,讲究“天人合一”,他们视土地、水源和山林为农业生产与生活为主要元素。花靥镇的选址便显现了乐平人对生存环境的认识比较趋于全面而综合性。志书《形胜》记:“乐平北主康峰,南屏障岭;内河源发镪山,分两支而环县治。外河注濴洎水,横一邑而汇鄱江。”又“乐邑既胜于山,复胜于水。北岭如拱如揖,洎江如环如抱。”

中国风水学探究的恰是人类命运与天道的自然融合。“蹬高看水口,入穴看明堂”,康峰别号东山,西连登高山,横复衙前岭,三山脉穴相连、头尾呼应、起伏有形,俨然似一尊与乐安河水流向相逆的眺东卧龙,既有”龙逆水如夫妇交感”意境,冬季又可以抵挡凛冽的北风。龙穴前为明堂南门外,其地气高处来低处去,状如人体一块小气场,堪言一方风水吉地。明堂之下洎水环流,与城邑阴阳相濡顾我欲流,夏季的东南风吹来,整个城邑上空清凉气爽。宋人朱熹曾有来乐平会好友汪处实,他对花靥镇山水环境情有独钟,写下一首《夜泊三溪》诗日:“昨夜扁舟雨一蓑,满江风浪复如何?晓来揭起孤蓬看,依旧青山绿水多。”这里的“三溪”,志书《山川》说:“三溪蓋以城内市河,自西门入城,自南门出城东汇文昌门外;东自坝口而来之水共由庞公桥而东下;又西北小水自毕家桥而来同至张家桥入于江,故称三溪。”实际情景是彼时花靥镇溪水纵横如织,正如朱文公回复汪公所日:“如君言仍非三溪乃六溪矣!”风水学认为如见水三横四直,弯曲交流有情,此为秀水甚为贵重。花靥镇福地也。

健康的生活需要诸多的小气候因素与大环境条件相协调。乐安河发源婺源东北五龙山,进入乐平在戴村与来自德兴的洎汇合后始名乐安河,而当乐安河水一路西下跳出虎山峡口,河面开始由200余米增至300余米,流到县邑增至400余米了,河槽也逐渐加深,河床一般也趋向稳定,除非特大洪灾,通常相安无事。因此两岸的村落毗邻很近,人口密度也相应加高。宋人权邦彦《乐平道中》诗日:“稻米流脂姜紫芽,芋魁肥白蔗糖沙。村村沽酒唤客吃,并舍有溪鱼可叉。枹舍不鸣盗贼少,鸡豚里社语声哗。赛神还了今年愿,又整明年龙骨车。”好一幅鄱湖平原的乡村田园景象跃入眼帘。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那些由上游婺源、德兴顺水而下的奇货山珍,散木竹排,在距县城十里之外的接竹渡至南门外码头,等待“集装”的景像,迄今仍为乐平人引以为豪。

image008.jpg

60年代乐安河码头——素描作者周曙

 

但在历史上,乐安河水常常上涨酿成洪涝,志书中也多有记载。如同治《乐平县志·祥异》记:“乾隆九年夏七月初六日,阴雨不止,洪水暴涨,冲坏城南文明桥,舟行城上,漂棺骸无算。沿河村庄庐舍,人畜田亩,损伤尤多。”这种面临天灾无力之感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中期,南门外沿河两岸尚未筑堤防洪,1967年夏的一次河水上涨,整个南外街水涝一片损失惨重。在靠天吃饭的时代,人们把握自己命运的能力很低,他们不得不把吉凶福祸归因于各种神祗和自然力量。堪舆风水便是一种自然力崇拜的产物。于是,乐平人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使用多种人工补救方法,如在南门外明堂之地建关帝庙,在塔山建七级宝塔,于心理上使得民众抱团以镇河妖。又如在坝口至邹家这段大迴转水域,筑坝建桥以减缓流速。再如在城墙周围建筑护城河引流蓄水,康熙十年(1671年)“引洎水东流”,入口城西张家桥,出口城东坝口,运用“东流水,南向屋,既聚财,又聚福。”的风水学理,巧妙改变了乐安河的“一江春水向西流”千余年来邑人的财水流失心结。今天人类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与农耕时代大不相同,在长达 5 公里的市区乐安河两岸,构筑起了一道坚固的拦水堤墙,1997年的一次“百年一遇”的洪水,在现代化抗洪大堤面前,只能是悄然地驯服而去。

浓郁的山水情怀和人文气质,使得乐平人在城邑选址时既着眼于周围自然风景的优美,同时也很务实于日常防灾安全的需求。乐安河水流至乐平城邑,河道忽然形成了一个360度的大迴环,县治即耸立在“反弓水”之北岸,通常一般风水师都认为“反弓水”凶、“腰带水”吉,然而也有堪舆高手反其道行之。乐平受过文化教育的乡坤,大多对风水有兴趣,较有名气的有唐代许昌赞,宋代廖金精,明代华逸等。风水师们对于选址首先关心的是大环境下的领域感,环境领域感能引起民众的归属感和安全感,以利培养大家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因此,眼界高的风水师不光着眼小气候,更多的是注重大环境。例如,花靥镇背后有祖山(风游山)、少祖山(康山),前面有屏山(嶂岭),左右有大小连绵的几层山或日护砂来右辅右弼(左翥山、右塔山、呜山等)。其次是附近最好有一座圆锥形的山峰,而翥山就位处东南方即巽方来主城邑文运。唐宋以降,翥山与康山、洎阳均为乐平别名,千余年来这座城邑不仅享有“文章节义之邦”美誉,而且培育了“一王二候三附马,四位左右一品相,五位状元、榜眼和探花,三百余位进士郎。”以迄今仍遗存在老城内那一条条街道、里坊巷陌,一座座祠堂、庙宇、民居、商店、书院会馆等,更是见证了乐平这座千年老城当为“江右名区,诗书文物甲于他郡,而圣庙胜迹亦甲于他郡”。

总而言之,先辈们在为这座城邑选址的时候既着眼到自然风光的优美,也注意到风水气场感应。今天,我们如何保护好祖先留下的财富,更好地立足乐平“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取决于我们对历史的过去能够看多远,对未来就能看多远;对历史的过去能够看多清楚,对未来就能看多清楚。因为,我们对过去的态度决定着未来的目标。

 

 

余庆民写于遏云堂

2015.11.13



点击次数: 98  更新时间:2020/3/15 14:20:36 【关闭

免责声明 备用网址 网站维护

联系电话:0798-00000000 版权所有:乐平市博物馆  管理人员:小程赣ICP备16003458号

乐平市博物馆 建议使用系统自带IE7以上浏览器及1024x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获得更好的显示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