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公示公告

·您的位置:文博知识

妙合神形 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明清肖像画

发布者:余, 菲查看全部>>        发布时间:2020/8/17 9:59:39        浏览次数: 32 次

肖像画是中国画门类中最早出现的形式。最早自上古至西汉便出现肖像画的雏形,从六朝到唐宋,达到肖像画的成熟时期。明清两代,是肖像画多元化发展的独立时期,写实和写意兼具,宫廷与民间并行,并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兴盛。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主办的“妙合神形——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明清肖像画展”开展,展出其收藏的50余件(套)展品,从不同方面展示了明清肖像画的历史、文献与美学价值。

明清肖像画特点

在商品经济发展与社会思潮多元的大背景之下,明清时期肖像画不再是宫廷权贵与上层社会人物的专享,庶民人物也成为肖像画的主角。除宫廷画师专绘帝后、功臣、历代名贤肖像画外,应民间日渐增长的肖像画制作需求,大量的民间肖像画家应运而生,同时也出现了不少职业画家。到明末清初,涌现出晚明“波臣派”代表画家曾鲸、康熙时期宫廷画师禹之鼎和顾见龙。清代中后期,则出现了以费丹旭、改琦为代表的肖像画名家。肖像画若按类型,可分为宫廷肖像画、历史人物、文人肖像画和民间肖像画等几类。宫廷肖像画主要包括历代帝王、后妃御容,用以供奉、祭祀、瞻仰,记录并展现帝王形象及生活情态。历史人物肖像画包括历代圣君贤臣像、纪功颂德的功臣像,有“成教化,助人伦”的社会功能。文人肖像画表现文人个性与精神,或由他人来绘,或由像主自绘,以表现文人情趣的行乐图和雅集图为主。民间肖像画多以表现先辈音容笑貌的容像为主,具有祭祀、纪念功能。

重点展品赏析

帝王和皇族成员在明清肖像画中占重要部分。帝王御容(图1),大多为正面形象,形象威严,着朝服。帝王和皇族肖像,多以写实为主,以形写神,赋色厚重,画工精湛,多为职业画家所为,且多不具画家姓名,是明清时期传神写照的典范,是一种兼具观赏性和祭祀性的肖像画。帝王和皇族肖像,有整身亦有半身,有站姿,亦有坐姿,其社会功能性远远超越其艺术性。

图1 清 《玄烨像》

历代帝王中,明太祖朱元璋肖像存世量较为丰富,其相貌反差也非常大。在清人胡敬(1769-1845)的《南薰殿图像考》中,记载的朱元璋画像就有十二帧之多。此幅《明太祖朱元璋异形像》(图2)无款,但从画风看,为明代作品。在朱元璋画像中,此类异形像并不少见。其共同点是脸颊变形拉长,下巴向前凸出,脸上不同程度地布满黑痣,“凤眸龙头,黑痣盈面”,与正形像形成截然不同的反差。《明太祖朱元璋正形像》(图3)为晚清民国时期画家俞明所绘。俞明(1884-1935),字涤凡,一作涤烦,浙江吴兴(今湖州)人,擅画花卉、人物,尤其长于画肖像。在此图右下侧,有朱文方印“俞明恭摹”,此图是朱元璋正形像中较为标准的画像,是其壮年形象。

图2 明《明太祖朱元璋异形像》
图3 清 俞明 《明太祖朱元璋正形像》

同一个皇帝,画像竟然出现这么大的反差,确实是很罕见。主要原因在于朱元璋作为帝王,民间往往将其神化,容易满足普通民众对皇帝的神秘心理,加之朱元璋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对异形像的推波助澜。从相关文献和后续明代皇帝肖像画判断,正形像更接近真实的朱元璋。

雅集和行乐是明清时期文人肖像的重要表现形式。雅集图既有兰亭修褉、西园雅集、玉山雅集、杏园雅集等历史上著名的文人雅聚,也有名不见经传的文人自发聚会。他们均为文人群像,是将众多文人置于林泉高致或宴游玩赏之中,烘托出群体性的文人雅趣。画中,既有正面形象,也有侧影,多有书童相伴,是一种文人的集体肖像。行乐图一般是将文人置于优雅而富于诗情的山间或林下,自然与人文环境融为一体,折射出淡泊明志、远离尘嚣的文人身份与雅趣,一般为独像,或有书童伴其侧。就作者而言,大多为文人画家,或兼具文人身份的职业画家,如曾鲸、禹之鼎、费丹旭等都画过此类肖像画,也有一些属无名氏所绘。雅集和行乐图既是明清时期文人肖像的代表,也是这一时期将肖像画与山水画熔铸一体的典范。这类肖像画多为手卷,且名家题咏殆遍,因而在艺术性之外,尚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图4 明 《五同会图》

明代《五同会图》(图4)描绘的是发生在明弘治十六年(1503)的一场在京同乡聚会,所绘五人皆是来自吴门(今苏州)的在朝高官,按画卷上从右往左的顺序分别是礼部尚书吴宽、礼部侍郎李杰、南京右副都御史陈璚、吏部侍郎王鏊和太仆寺卿吴洪,其余还绘有仆人、侍从五人煮茶烹茗、携琴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园中有亭台、坐榻、石案清供,陈设器物讲究,太湖石、松竹、鹤、鹿点缀其间。此五人为同乡,又同朝为官、志趣相投,如卷后吴宽《五同会序》中所言,五同会乃同时、同乡、同朝、同志、同道也,又人数为五人,所以称为“五同会”。卷后有署名吴宽、王鏊、吴洪的题跋,再后有吴洪第十世孙吴至慎、长洲后学沈德潜、觉罗雅尔哈善、会稽后学傅臣露、钝斋吴郁生题跋,裱边外又有钝斋吴郁生、长洲后学章钰题跋。

图5 清 费丹旭 《听泉图》

《听泉图》(图5)是清代费丹旭所绘。费丹旭(1802-1850),字子苕,号晓楼,又号环溪生,浙江乌程人。擅诗词书画,尤长于人物画,著有《依旧草堂遗稿》。此图将肖像画与山水融为一体,反映其重视人物形象的环境烘托,属典型的“行乐图”范式,代表其肖像画风格。作者题识曰:“听泉图,壬寅嘉平初吉,子乔大人命画,西吴费丹旭”,钤白文方印“费丹旭印”和朱文方印“子苕”。“壬寅”即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费丹旭时年四十一岁。

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名臣和名士都在明清肖像画中占据重要分量。名臣、名士肖像(图6),既有朝服,也有便装;既有端庄的正面像,亦有随意的行迹图,具有膜拜、瞻仰与纪念的意义。明代名臣和名士,以“待漏图”(图7)最为常见,体现出礼制、官制、服饰与人物形象相融合的特征。到了清代,名臣和名士形象的出现由写实向写意、或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倾向。明清时期写前朝的名臣、名士,大多依据相关蓝本,陈陈相因,但却在技法与审美方面迥别于前朝,体现出明清时期的时代特征。

图6 明 《诸葛亮立像轴》

图7 明 曹彦 《黄道周待漏图》

闺秀形象(图8)是明清肖像画的另一组成部分,其形象“不贵工致娇艳,贵在于淡雅清秀”,且侧重于艺术渲染,具有观赏与娱乐功能。也有一些这类肖像是写前朝人物,故多为传移模写,往往出现程式化倾向。闺秀形象的变迁反映出身份认同和画风变革的轨迹,亦能折射出审美趣好的递变,其艺术性要远超其实用性功能。

图8 清 《李清照像》

清代学者和历代文苑像传是国博肖像画藏品的重要特色。《清代学者像传》曾经出版过单色影印本,《历代文苑像传》则极少露面。两种像传是由文史学者和书画鉴藏家叶恭绰(1881-1968)家族捐赠。《清代学者像传》和《历代文苑像传》是由叶恭绰祖父叶衍兰(1823-1899)摹绘,《清代学者像传》第二集则为杨鹏秋摹绘。两种像传卷帙浩繁,来源清晰,正如叶恭绰所言,像传“取诸家传神象暨行乐图绘,或遗集附刊及流传摄影,皆确然有所据”,是了解历代(尤其是清代)学者肖像的重要图像文献。

在明清肖像画中,“形似”的艺术理念被发挥到极致。在实用性的社会功能大行其道的明清肖像画中,他们侧重的是“以形写形”,是“形似”。这种写实、重形的创作理念是明清时期绝大多数职业画家的价值取向,也是他们适应受众需求的必然选择。另一方面,在肖像画中,不仅能看到画风与审美趋向的嬗变,更能看到服饰、礼制、官制以及社会生活的变迁与特色。

编辑:张洁唯

审核:杨亚鹏



点击次数: 32  更新时间:2020/8/17 9:59:39 【关闭

免责声明 备用网址 网站维护

联系电话:0798-00000000 版权所有:乐平市博物馆  管理人员:小程赣ICP备16003458号

乐平市博物馆 建议使用系统自带IE7以上浏览器及1024x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获得更好的显示效果